徐志摩曾经说过:“到过巴黎的一定不会再希罕天堂。”但他又还说过:“尝过巴黎的,老实说,连地狱都不想去了。”韦敏的长篇小说《巴黎爱情》则见证了这个世界华都的一次情感的天堂地狱之旅,一个从纽约来的外科医生,一个满是心酸的底层偷渡小女子,一曲始于邂逅、由欲而爱而又戛然而止的爱情悲歌。最终,米卡因负了爱的重负终于不堪尘世的玷污而自杀,这场风花雪月的巴黎爱情终于结束了。作为外科医生的“我” 也回到了纽约,可是往事的创伤,米卡走后留下的巨大情感阴影始终笼罩着继续生活的“我”,想起那些飘荡在巴黎上空的爱情碎片,在恍若隔世般的纽约“我”不由喟叹:“在巴黎,我见过比天堂还美的东西,也让自己仿佛沦陷在地狱里。天堂和地狱,哦,不过一念之间。”

  韦敏的这部长篇小说深刻地打上了我们所置身的“跨国”特征,此前她的另一部长篇《没人知道我爱你》就浸染了浓厚的跨国色彩,在不同国界的飘荡中演绎了一幕凄迷幽婉的纯爱传奇。“跨国”或曰全球化,在今天首先是商业逻辑的全球化,曾经是人类所引为最珍贵的爱情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商业逻辑的副产品,纯真爱情成了小说中可望不可即的故事。在《没人知道我爱你》中,童超的死使那个有关爱情的传奇中断了,《巴黎爱情》则试图在巴黎和纽约重新接续这一传奇。外科医生纪安之面对智计百出的单亦欣对爱情的慵懒是可想而知的,从纽约到巴黎让他暂时缓了一口气,与米卡的相遇提供了某种爱情可能,然而对经历了很多情感曲折的纪安之来说,这种相遇更像是在世界华都的一次性浪漫行为,正如张爱玲小说《倾城之恋》中的范柳原,当开始的时候更多逢场作戏的味道。在那个貌似高贵的LV之下,涌上心头的决不会是纯真的爱情,只能是溢满商业味道的欲望气息。接下来的欲望多于爱情的情节更像是华都巴黎的一出不经意的浪漫随写,当隐藏在米卡后面的候霓的出现撕开了这个跨国大都市的污秽的一面:肮脏不堪的居室,被苦痛折磨得已经麻木的母亲,继父与米卡的畸形儿,为生活而出入色情场所的候霓……

  灯红酒绿、歌舞之声后面竟是一幅如此不堪入目的场景,让人潸然落泪的不仅仅是这辛酸的跨国底层生活,更是米卡/候霓处淤泥而对真爱的持守,可现实生活是如此残酷,米卡终于在不堪的污秽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死向污浊之世来张扬自己心中的爱,所恨者、所爱者……都已远去,惟有巴黎上空那片属于米卡的爱情碎片还将飘荡。读完小说之后,或许可以追问一句:在商业逻辑甚嚣尘上的全球化时代,出淤泥而不染的真爱是可能的吗?

(编辑 小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开间时间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