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

时间:2016-02-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杨寰  阅读:

  娃放假首日,带她误撞进了乌龙潭公园的颜鲁公祠。

  祠堂没人把守,漆黑的大门完全敞开着,只在跨入门的一刹那听到“滴”的一声,仿佛旧时乡邻,去窜门时只有门口草垛里的黄狗会欠欠身对你吠一下,算是代主招呼了。

  祠内没游人,除颜鲁公纪念馆外,看得出,好几进日常都是用来作墨客们的书法展览的。许是近新年的缘故,这儿已空无片纸。大门外偶有周边的居民行色匆匆地穿过,背后咫尺外即是车水马龙的街市和人满为患的医院,而祠内却安静得听得清阳光抚过竹梢的沙沙声。

  小女和我里里内内看了个遍,临出门时,忽然解下书包说想在这儿看会书,我想时光尚早、太阳正好,就应了。镶嵌着水墨画面的大理石的红木太师椅摸上去甚是冰凉,我在里外转悠一圈,像入了乡人的院落,居然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张普通不过的小板凳,坐上看书正合适呢,顿时有了屋主人的感觉。

  小女背过光坐在暖阳里,书本放膝上喃喃读起来。旧年最后几小时的冬阳透过木格窗棂,无限慷慨地撒进屋里,把方形青砖地雕琢得极有韵致;敞开的大门口则像铺上了大块的金毯,奢侈得不忍踩踏。

名字控

  期间,进来一对年龄跟我们相仿的父子,盯着墙上玻璃框里一块颜体碑文,小伙低声跟父亲说道着某处不用“皇”字的缘由;一个约莫三、四岁的男童小牛一般“呼哧”着跑进来,转到一根木柱后“喵喵”地叫了两声,一位紧随其后的老者憋着细声应道:“爷爷找不到你了。”满脸的皱纹却荡漾成了一潭屋外的春水;一对十指相扣的男女青年,一边走一边摸摸那雕花靠椅和八仙桌,偶尔窃窃私语一番,不时相视一笑。其余的不多几位,只进来步履轻轻地绕室转一圈,仿佛院子里偶然闯入的小鸟。

  透过密密的在阳光里沸腾的尘埃,我忽然看见了自己,那个三十多年前在乡下老屋的阳光里一样捧读的自己,手送在嘴边呵着气并不停地搓,冻麻了的脚不时跺跺,上了铁掌的灯芯绒棉鞋在青砖地上发出“嗒嗒”的声响;奶奶蹶着小脚,拎着装有刚从地里拔来的萝卜青菜的篮子朝河边走去;爷爷侧坐在长条木凳上搓着草绳,并不时抬起脚“嘘嘘”地驱赶着围上来的鸡子一一稻草里难免会夹杂些未脱尽的稻粒呢,鸡知道的;猫咪懒洋洋地在凳边踱了几下方步,又哈气连天地倒进檐下的草垛里,“呼噜噜”地念起佛经来……

  小女问:“妈,你在想啥?”我笑笑,掏出手机,点开了收藏的古诗词轻声诵读,小女和我对吟起来,一时间,杜甫来了,李白来了,诗仙诗神们都来了,清冷的屋里突然热闹起来,小女满脸涨得红扑扑的,仿佛这儿真是我们的家今天有幸邀来了各路贵客一样。

  屋里的光线慢慢地向东斜去,肚子咕咕叫了。小女说今日的时光好慢啊!是啊,慢得跟农闲时奶奶坐在咿咿呀呀的摇车前一样,慢得跟岁末时爷爷用镊子夹咸猪头上的毛一样,慢得跟儿时的我倚在麦秸垛上数着太阳的万千光芒一样,慢得跟架着娃儿的小胳膊晃悠晃悠地学走路一样,心里忽然宽敞得像这多进的瓦房一样。

  周作人说起喝茶,是“于瓦屋纸窗下”,“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的。今天这般悠闲,可否抵得小女半年的辛苦、我数载的奔忙呢?“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我想小女也是会这么想的一一我们都还在路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